心理阅读

“自爱” - 《爱的艺术》

人们把爱别人的概念看作是理所当然的,也是能够接受的,但却普遍地认为爱别人是一种美德,而爱自己却是一桩罪恶。人们认为不可能像爱自己那样爱 别人,因此自爱就是利己。在西方的思想中这个观点是由来已久的了。加尔文把自爱看作是一种“瘟疫”, 弗洛伊德尽管用精神病学词汇来谈自爱,但他的观点同加尔文是相通的。对他来说自爱就是自恋,就是把里比多用到自己身上。自恋是人发展的早期阶段,那些又倒退到这一阶段的人就不会有爱的能力,这些人发展到顶点就会疯狂。



弗洛伊德认为,爱情是性欲的显现,里比多不是作为爱情使用到其他人身上,就是作为自爱使用到自己身上。因此爱别人和自爱是相互排斥的,这方多了那方就少了。如果说自爱是一种恶习,那么由此就可以得出忘我就是一种美德的结论了。这里就产生了下列问题:心理观察是否证实了在自爱和爱别人之间存在着一个基本矛盾的观点?自爱和利己是一码事,还是互为对立?此外,现代人的 己难道确实是一种对具有一切理性和感情可能性的自我的爱,还是对此有不同的解释?利己同自爱完全一 样还是利己恰恰是缺少自爱的结果呢?在我们用心理 学的观点分析利己和自爱以前,我们必须分析一下自爱和爱别人是相互排斥的这一错误的逻辑结论。


如果把他人当作人来爱是美德,而不是罪恶的话,那么爱自己也应该是美德,因为我也是一个人,有关人的一切概念都与我有关。因此上述原则本身就是矛盾的。圣经中“爱他人如同爱己”的说法说明了对自己的完 整性和独特性的尊重,爱自己,理解自己同尊重、爱 和谅解别人是不可分割的。爱我同爱另一个生命是紧 密相连的。这里我们就触及到了使我们得出这些结论的一些 心理上的先决条件。概括如下:我们的感情和态度的 对象不仅是其他人,也包括我们自己。对别人的态度同对我们自己的态度互不矛盾,而是平行存在。从这 一点出发来解答我们的问题就意味着爱别人和爱我们 自己不是两者择一,恰恰相反:一切有能力爱别人的人必定也爱自己。原则上爱自己和爱别人是不可分的。真正的爱是内在创造力的表现,包括关怀、尊重、责 任心和了解诸因素。爱不是一种消极的冲动情绪,而 是积极追求被爱人的发展和幸福,这种追求的基础是 人的爱的能力。爱另外一个人这一事实就是爱的力量的具体体 现。在爱中包含的原则上的肯定是针对所爱之人,而 这个人又体现了人类以及人性。对一个人的爱包括了 对所有这样的人的爱。“分工”的形式:爱自己的家庭 却不爱他人,是缺乏爱的能力的表现。



对人类的爱是对一个特定的人的爱的先决条件,尽管对人类的爱从 其产生来看是通过对某些特定的人的爱发展起来的。从中可以得出我自己也是我的爱的对象,同他人 没有区别的结论。对自己的生活、幸福、成长以及自 由的肯定是以爱的能力为基础的,这就是说,看你有 没有能力关怀人、尊重人,有无责任心和是否了解人。如果一个人有能力创造性地爱,那他必然也爱自己 但如果他只爱别人,那他就是没有能力爱。我们可以假设:爱自己和爱他人平行存在,—— 那我们如何来解释显然是排斥一切关心他人的利己 呢?利己者只对自己感兴趣,一切为我所用,他们体会不到“给”的愉快,而只想“得”。周围的一切, 是能从中取利的,他们才感兴趣。利己者眼里只有自己,总是按照对自己是否有利 的标准来判断一切人和一切事物,他们原则上没有爱 的能力。这一结论难道不正好证明了对自己的关心和 对别人的关心只能两者择一吗?是不是应该把利己和 自爱看作是一回事才正确呢?但如果这么认为就完全错了,这一错误在自爱这个问题上已经导致许多不正 确的结论。利己和自爱绝不是一回事,实际上是互为矛盾的。利己的人不是太爱自己,而是太不爱自己。缺乏对自己的爱和关心表明了这个人内心缺少生命力,并会使他感到空虚和失望。在必要时这个不幸和 胆怯的人会通过各种其他的满足来弥补他失去的幸福。他看上去似乎非常关心自己,实际上只是试图通 过对自己的关心去掩盖和补充自己缺乏爱的能力。弗洛伊德的观点是利己者就是自恋者,他们把对别人的爱用到自己身上。利己者没有爱别人的能力这是对的, 当他们也同样没有能力爱自己。如果我们把利己同在一个过度忧虑的孩子的母亲 身上可以看到的那种占有欲作一比较,就更容易了解 什么是利己。母亲一方面真诚地相信,她对自己的孩 子特别地好,但另一方面她确实能感觉到对她宠爱的 对象有一种几乎已经觉察不到的敌意。母亲之所以对孩子这么忧虑重重,并不是因为她太爱孩子,而是因为她要以此来弥补自己缺乏爱孩子的能力。我们的这一关于利己本质的理论符合精神分析学 家在治疗“忘我”症时所获得的经验。“忘我”是神经病的一种症兆,在为数不少的患者身上可以看到这种 症兆,只是这些人一般来说不是受这种症兆,而是受到与这一症兆有关的其他的病兆,如厌世、虚弱、失去工作能力和处理不好爱情问题等的折磨。



但是“忘 我”不是像我上面所说的被看作是一种病兆,在大多数情况下“忘我”被看作是值得自豪的、唯一令人满 意的性格特点。“忘我”的人一无所求,他只为“别人 活着”,而且因为不重视自己而感到自豪。但一旦他发 现,尽管他那么忘我可还是感到不幸,他同别人的关系仍然不令人满意,他就会感到吃惊。精神分析表明, 第 这种“忘我”是一种病兆,而且常常会是主要病兆之一。患者没有能力爱,也没有能力使自己快活,他对生活充满了敌意,在他的忘我后面隐藏着一种很强的 常常是自己意识不到的自私性,我们只有把他的“忘 我”看作是一种病兆,使他克服缺乏创造力的缺点, 也就是克服造成“忘我”以及其他病兆的根源,他才会得到痊愈。忘我的本质特别表现在对其他人的影响上——在我们的文化中最常见的表现是“忘我”的母亲对自己孩子的影响。母亲认为孩子可以通过她的“忘我”认 识到什么是被人爱,认识并学会什么是爱。但是她的 “忘我”所造成的效果往往违背她的意愿。孩子们并没有表现出他们是幸福的,他们是被人爱的;他们一个个胆小,紧张,担心受母亲的责备并想方设法满足 母亲的愿望。一般来说他们会受到母亲的那种隐蔽在 深处的对生活的敌意和恐惧的传染,他们更多地是能感觉到,而不是认识到这点。



总而言之,“忘我”的母 亲的影响同利己者的影响并无多大区别,而且常常是 前者甚于后者;因为母亲的忘我会阻止孩子对自己提出批评。孩子们的生活在一种不能使母亲失望的压力 下,在道德的假面具下人们在教育他们要轻视生活。如果有机会,可以观察一下一个能真正自爱的母亲对孩子会产生什么影响,从而可以确定,再没有比一个 能自爱的母亲在体验爱情、欢乐和幸福方面对孩子产生更积极的影响了。

 


爱克哈特(爱克哈特,中世纪德意志神秘主义哲学 家和神学家。他认为上帝即万物,万物即上帝;通过自己的灵性,人即可与上帝合而为一,与万物混成一 体,获得真正的自由。——译者注)有一句格言,最精辟地总结了关于自爱的思想。他说:“你若爱己,那就会爱所有的人如爱己。你若对一个人的爱少于爱己, 如果你不是爱所有的人如同爱己,如果你不是在一个人身上爱所有的人——因为这个人就是上帝和人。一个既爱自己又爱他人如同爱己的人就是这样的人,一个值得这样评价的人。”



本文节选自光明日报出版社出版的埃里希·弗罗姆的《爱的艺术》,

作者介绍:20世纪西方哲学家、心理学家、思想家,西方马克思主义代表,法兰克福学派理论家